梨诺封以漠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这次的吻,不同于之初,霸道狠戾,十分的不友好!池月宛最清楚的感觉就是情绪跟——疼,很残忍的疼!

  本能地扭头躲避着,池月宛被欺负地也是冰火交融,各种难受,从没被人这般对待过,当真是这辈子所有不能想象的遭遇的第一次,全都被他带着领略了,低头避开,池月宛狠狠地捶了他一下,一手撑在车上稳住身体,另一只撑起的手臂隔开了两人紧贴的距离,她吃力地额头都冒了汗,但对某人来说,连不痛不痒的隔靴搔痒都算不上。

  视线一转,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不少一闪而过的身影,池月宛霎时连脚后跟都要红透了:

  “秦墨宇——”

  这个混蛋,也不看地方,从来不为她的脸皮着想!

  气得呼哧呼哧地,池月宛的话还没出口,又一个缠绵的细吻落了过来,明明是很痛苦的折磨,即便是饮鸩止渴,秦墨宇幽暗的眸底都开始染上了迷茫的欲色:

  “我说要你就是要你!宛宛,再碰你的男人,都得死!”

  他已经容忍到了极限了!

  话音落,秦墨宇的眸底明显闪过一丝凌冽又阴鸷的情绪,炙热地像是燃烧着的火焰,让人不能忽视的认真,捕捉到了他的情绪,满是腥红的仇视,池月宛禁不住撇了撇嘴,心里嘀咕了句,好想堵他一句:

  第一个该死就是你!

  下一秒,低沉的三个字却耳畔传来:“我除外!”

  翻了个白眼,池月宛对他缜密的心思也不得不写个“服”字:他是有读心术吗?这么点小心思都被他看穿了?

  果然,霸道的男人不好惹,这阴晴不定的霸道男人就是浅皮地表的那一颗雷,更不能惹了。

  识时务者为俊杰,抿唇,池月宛没再接话,隐约间觉得两人绕了一圈似乎又回到了原点:难道这就是她的宿命,终归还是躲不过眼前的男人?

  不约而同地,同样的念头也在秦墨宇的心头滋生了。

  因此视线再度碰撞的时候,两个人都顿住了,池月宛静默,秦墨宇沉溺,粗粝的大掌不自觉地就抚在了她娇嫩白皙的脸颊之上,一下一下,像是抚着最上等的丝绸,掩不住地轻柔爱怜——

  像是被撸地很舒服的小猫一般,池月宛竟也有片刻失神的沉溺。

  “秦墨宇~”

  这臭不要脸的,她的腰都要断了,他能不能先起来?人来人往地,脸都没地搁了!

  她才一张嘴,秦墨宇又情不自禁地用吻堵她,顿时气得她只差炸毛了,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,池月宛一张嘴,一对熟络的笑影陡然进入视线,满腔的怒火瞬间作烟雾散,她低头拧了又想放肆秦墨宇一把:

  “起来!”封少!

  池月宛的话还没说完,一阵闷笑的轻“咳”声已经传来:“咳咳~”

  秦墨宇一个回眸,见封以漠跟梨诺走了过来,这才缓缓地起身,放开了池月宛,面色不惊,却也隐隐泛出了些红色的痕迹。

  自封以漠的身后探出头来,梨诺也眯起了眸子,浅笑着摆了摆手:“嗨,秦少,宛宛,好巧!”

  点头示意,秦墨宇一个带着责怪的目光直接砸到了封以漠身上,忍俊不禁,封以漠也勾起了唇角:

  “不是我想打扰你,是你占了我们的车子!我已经站了至少十分钟了!”

  期间他们还回去拿了个卡避了一下,视线扫过他的身后回落在他身上,封以漠还一脸的戏谑,所有的细胞仿佛都在说:

  [你也不知道收敛点!]

  一直半低着头,池月宛羞得只差没挖个地缝钻了,原本的情绪瞬间也被这一种给深深取代了,别说有什么反应,她真是连头都没敢抬。

  “家里能开个停车场了,你就不知道换个车子?”

  言下之意,不带眼色来打扰我!

  “呵呵~”

  笑着,封以漠的眸色又深了几分:这是责怪他的意思,动真格的了?

  见两个大男人皮糙肉厚地都没有照顾女人脸皮的觉悟,还当场高谈阔论起来,梨诺赶紧拉着封以漠的胳膊道:

  “老公,你们兄弟要寒暄也换个时间啊,别打扰人家过二人世界,我们的电影要开场了!”

  话音落,梨诺还笑笑地看向了秦墨宇:“秦少,宛宛胆小,这风高夜黑地,你可记得亲自送她回家,别丢下她一个人!”

  关键是这种地方,还这个时间点了!

  摆了摆手,随后推着封以漠,走向了两人身后侧紧靠着的一辆黑色轿车,眼角的余光轻抬,池月宛就看到了自身后半靠半搂着那高大男人身躯的美丽背影,小鸟依人的亲昵主动,说不出的温暖动人!

  ……

  梨诺,是她认识的这么多的女人中,她最羡慕的一个了!曾经跟章越泽轰轰烈烈的爱情让人羡慕,而今跟封以漠鹣鲽情深的婚姻更是让人动容——

  她的确值得最好的!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梨诺封以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逃婚公主的专属校草只为原作者一婚成瘾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婚成瘾并收藏梨诺封以漠最新章节